南机场的飞机去哪儿?令你惊讶的台湾冷知识

浏览量:230 时间:2020-06-21阅读:497点赞:138

南机场的飞机去哪儿?令你惊讶的台湾冷知识

市民大道的前世今生.没有云林的云林县.台湾重要公路起点.时光停滞的社子岛.躲在木栅的讨厌鬼.看不到飞机的南机场夜市.澎湖的另一个名字⋯⋯

南机场夜市的机场跟飞机到底藏在哪里?

对许多台湾人来说,如果要向来台湾旅游的外国朋友介绍台湾特色,第一个会立刻被提到也许是美味的夜市小吃。在台湾众多夜市之中,你最先推荐的是哪个夜市呢?是以超大鸡排闻名的士林夜市?高雄的六合夜市?还是台南的花园夜市,或其他各地的特色夜市呢?

大啖美食之余,嘴里塞满食物的你,是否曾经想过为什幺明明看不见任何飞机的万华南机场夜市会有这个名字呢?环顾夜市四周也只有「南机场」公寓和青年公园呀?到底是怎幺一回事,为什幺会这样命名?

这块地区,最初是一九○九年(明治四十二年)时由日本殖民政府将此地建为陆军专用的「练兵场」,也因为当时的陆军需要学习马术这块区域而得名「马场町」,但不久之后由于台北暂无机场可用,便利用当时宽阔平坦的营区作为暂时飞机的起降地。

不过,随着台湾航空业的发展,这块占地不大的军用机场无法让客机使用,最终于一九三○年(昭和五年)兴建了军客两用的松山机场又称台北北飞行场。二战爆发后,邻近的地区也被徵收扩大开闢机场用地,为了和前者做出区别练兵场便改称「台北南飞行场」。

南机场的飞机去哪儿?令你惊讶的台湾冷知识

现在的「南机场」已经看不见飞机了。

随着民国三十八年国民政府迁台后,国防部下的空军原本要继续使用这个机场作为训练之用,但陆军却早已在上面盖满军舍甚至也设立农田,经过公文屡次来回下,这块地最终归给空军进行管理,但最终却在民国四十三年成了供军官游憩的高尔夫球场。

一直到民国五十二年才分别兴建了「青年公园」与「南机场国民住宅」供原有的军眷购买居住;公寓初落成之时,因其崭新的现代主义风格,甚至还设有不必下楼的「垃圾投放口」成了老台北市民眼中的高级住宅区。

到了今天,除了热闹的夜市外,当初训练马术的「马场」、军机起降的「飞行场」甚至「高尔夫球场」都已不复见,只留下「南机场」这个地名。也许下次你到了南机场夜市吃小吃时,说不定会默默听到飞机起降的引擎声呢。

既然县里没有云林为何要叫云林县?

虽然大家都已经接受了凤梨酥里面没有凤梨,老婆饼里面也没有老婆的残酷事实,但是应该很多人没想到就连台湾南部的云林县,也名实不符的并没有云林市甚至没有云林乡甚至云林村,只在县治斗六市中心有条小小的云林路证明这里真的是云林无误。

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故事这样的,云林这块地区于台湾建省前,原本是由彰化县和嘉义县分别治理,但是清法战争结束后清朝政府不得不开始重视台湾的战略位置,第一任台湾巡抚刘铭传便希望能在云林地区多设立一个县以便于往后的治理。

一八八六年(光绪十二年)云林正式设县后,县城就设在八通关古道的起点林圯埔(今南投县竹山镇)云林坪,会将县城盖于此,主因是此处是前山通往后山的重要道路,为了「开山抚番」设于此处也能加强对原住民的统治。至于云林此名由来则是因为这里本来是一片时常云雾密布的森林而得名。

但后来因为这地方位于浊水溪和清水溪的交界处,常常受到洪灾氾滥之影响,继任巡抚的邵友濂在一九八三年(光绪十九年)将县城迁到今天的斗六市了。失去县城地位的云林,更于日治初期一九○九年(明治四十二年)由斗六厅林圯埔支厅改隶南投厅,战后民国三十九年依旧被划入南投县,当时竹山居民还曾经向中央陈情抗议希望能被划入云林县内,留下这样的陈情纪录:

「省参议会因南投方面罔顾竹山区民之痛苦,轻视竹山区之民主问题及百年大计,强姦民意,歪曲事实,硬将与南投痛痒毫无相关之竹山划归南投县,本区区民闻知,莫不惊愕异常,深感之望。」(一九五○年七月)

显然当时中央并没有理会民意的申诉,也导致云林县里还是没有云林,虽然民国九十九年云林县曾经推动过正名「台西县」的连署但结局并没有成功。

至于云林县内另一个重要聚落北港,除了祭祀妈祖的知名寺庙奉天宫外,还有连接云林与嘉义二县的北港大桥,但是打开地图却遍寻不着明明应该在南边的「南港」,反而遥远的台北市却有个南港?

其实这是因为,旧称笨港的这块地区,因为邻近的笨港溪(今北港溪)氾滥,将笨港地区一分为二,成了北笨港与南笨港。因为北笨港住的大多是泉州人,南笨港则是漳州人聚落,当年的「漳泉械斗」,也就是漳泉双方自清末移民到台湾后便因为地盘与文化以及语言不尽相同,常常发生武斗事件,被笨港溪隔开后更是井水不犯河水,互相并不往来。

但笨南港地区之后苦于笨港溪屡次氾滥的洪灾,只得往东南边迁移逐渐形成了「笨新南港」聚落,但四个字实在过于拗口,最后就缩称成了今天嘉义县的「新港乡」,更有趣的是在一九二○年(大正九年),当时因为台湾岛内过多「新港」的地名,政府便将新港改为「新巷」直到战后才改回原名,当地的知名甜点「新港饴」也曾被叫做「新巷饴」。

至于相对台北南港的北港在哪呢?虽然并不是有名的地区,但往基隆河上游一找,便可以发现新北市汐止区的「北港国小」,足以证明当时基隆河的航运功能是能够从下游的淡水口一路往东直达南岸的台北「南港」与北岸的汐止「北港」。

除了福尔摩沙之外,葡萄牙人还帮澎湖取了另一个名称

台湾英文名称除了音译Taiwan外,还有另一个美丽的别名「福尔摩沙」Formosa─美丽之岛,相信这是绝大多数台湾人都知道的吧,而与台湾有一海之隔的澎湖群岛除了Penghu这个直接音译的英文名称,另一个英文名称你可能就不知道了。

根据史料上的记载,澎湖最早的古名有「岛夷」、「方壶」、「西瀛」、「亶州」、「平湖」这些称呼,到了宋代才被开始有「彭湖」或「平湖屿」这两个与澎湖比较接近的称呼。直到元朝才开始设立澎湖寨巡检司。

就像「Formosa」是十六世纪大航海时期当初经过台湾海峡的葡萄牙水手从海上远望忍不住脱口而出「 Ilha Formosa」一样,葡萄牙人也帮位于左岸的澎湖取了「Pescadores」这个名字,译成英文是Fisherman也就是渔夫的意思。

之所以会使用这个词,是因为这段时间统治中国的明朝政府虽然断断续续实施海禁政策,但东南沿岸各省的渔民为了追寻更好的生活,仍有许多人不顾危险跨海到渔产丰富的澎湖群岛捕鱼甚至定居于此,途经此地的葡萄牙人看到此处丰富的渔产及住在岛上的许多渔民们,也就顺理成章的把澎湖称作渔翁岛了。

此后,就像Formosa比起Taiwan于西方世界更被广泛的使用一样,Pescadores与Penghu相比之下使用频率也高上许多。特别是清朝末年在一八八三年至一八八五年间,法国为了夺取对越南的控制权而向清朝发动的战争。

这场清法战争除了主战场越南外,法国也曾派遣舰队砲轰台湾与澎湖,希望能夺取盛产煤矿的台湾北部作为补给军舰动力的来源,同时也作为和清朝政府谈判的筹码。当时在台湾北部和澎湖发生的冲突,闽南语中又称作「西仔反」(法兰西人的策反/叛乱动乱)。

而在澎湖所发生的冲突,在法文中就称作「Campagne des Pescadores」(渔翁岛战役),从这里就可以看出Pescadores在当时是比Penghu还要更被普遍使用于西方世界的称呼。

今天,如果大家到澎湖旅游,也可以在马公市区看到一间名为百世多丽的饭店,这名字其实正是Pescadores的音译;而且澎湖群岛中的西屿岛上也有一座名为渔翁岛的灯塔。甚至在googlemap搜寻栏位中输入这个名称也会直接导向澎湖岛。连google都知道,所以身为台湾人的我们当然更要知道,你说是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