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丽娜‧沃德:你只存在于皮肤底下,或者也包括手机?

浏览量:886 时间:2020-06-21阅读:474点赞:109

卡丽娜‧沃德:你只存在于皮肤底下,或者也包括手机? 


  2017年11月,枪手闯进德州一间教堂扫射,造成26人死亡和超过20人受伤。枪手随后驾车逃逸,在警方和居民紧追不捨追捕下,他最终失控撞上路标停住。警察上前察看时,他已经死在车内。据报导指出,联邦调查局(FBI)在调查过程中将枪手的手指按在iPhone指纹辨识功能上,试图解锁手机。剑桥大学利佛休姆未来智力中心的卡丽娜‧沃德(Karina Vold)认为,无论嫌犯有多罪大恶极,警察利用尸体随意闯进某个人的数位世界里,令人感到不安。

  大部分民主宪法保护公民免受不必要的大脑与身体侵犯,并且赋予思想自由与精神隐私的权利。众所皆知,人的皮肤是一种疆界,保护着自己的隐私。因此,国家没有经过你的同意,不可以随便抽你的血(里面有你身体疾病的资讯)、验你的DNA(里面有你祖先的资讯)、读取你的脑波或强迫你测谎(里面有你不愿说出的想法),这些举动都侵犯了个人隐私,也侵犯了保持缄默的权利。

  然而,在今天科技无处不在的时代,哲学家开始质疑生物构造是否代表了全部的我们。考量到科技装置在日常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它们是否应该得到与大脑和身体同等的保障呢?毕竟,智慧型手机不单只是一部手机,它还储存着许多个人秘密,「知道」比我们朋友还多的事情:何时何地跟谁说了什幺话、买了什幺喜欢的东西、跟谁去了哪里、纪录了哪些笔记、看见了什幺,以及私密的生物特徵资料,这些东西都能往前追溯好几年。

  2014年,美国最高法院採纳了这个观点裁定,警方搜查民众的智慧型手机以前,必须先拿到搜索令,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特(John Roberts)在书面意见写道:「这些科技装置已经成为日常生活无所不在、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假如外星人造访地球,可能会以为它是人类的重要特徵。」

  哲学家安迪‧克拉克(Andy Clark)和大卫‧查默斯(David Chalmers)则在1998年出版的《扩展思维》(The Extended Mind)提出:科技实际上是我们的一部分。传统认知科学认为,「思维」是大脑进行符号处理或神经计算的过程。克拉克和查默斯大致接受这个理论,但他们表明工具也能无缝地融入思维方式之中。智慧型手机或记事本等物品对认知功能至关重要,好比大脑里的突触活动发出信号,它们强化我们的认知能力与释放内部资源,扩展了我们的思维。

卡丽娜‧沃德:你只存在于皮肤底下,或者也包括手机?

  如果接受这个说法,扩展思维理论便威胁到「思维的不可侵犯性」,这是大多数法律与社会规範的核心。正如美国最高法院在1942年宣布的:「思考自由具有绝对本质;最残暴的政府也无力控制人们内心的运作。」这个观点起源于约翰‧洛克(John Locke)和勒内‧笛卡尔(Rene Descartes)等思想家,他们认为人类的灵魂被锁在一个物质的躯体里,但我们的思想存在于一个非物质、外人无法进入的世界。因此,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在外化时需要受到保护,例如透过语言传达时。

  罗伯特法官可能不知道扩展思维理论,但他的裁决同意了这个论点:智慧型手机已经成为我们的一部分。若我们的思想现在包括手机在内,那我们本质上就是半机器人:一半生物,一半科技。由于智慧型手机已经取代了大脑的部分功能,包含记住日期、电话号码、地址等等,或许它们所包含的资料也应该与大脑资讯同等对待。因此,如果法律的目的是保护隐私,那幺其边界就必须向外扩展,使我们「半科技」的部分得到与大脑相同的保障。

  这个论点也可能引起比较激进的看法。一些哲学家认为,如果智慧型手机是我们的一部分,那幺当我们死后科技装置应该被视为尸体处理,而不是遗物。同样地,有人可能会说,砸毁某人的智慧型手机也应该视为一种「伤害罪」的延伸,相当攻击对方的头部,而不只是破坏财产。如果我们的记忆因为被攻击而失忆,法院肯定会定性为暴力事件。因此,如果别人故意弄坏你的智慧型手机,并消除里面的资料内容,肇事者应该受到同样的惩罚。

  扩展思维理论还挑战了法律保护思想内容与途径免受不正当影响的作用,正如法律规定禁止非自愿性的神经系统干扰(例如利用药物),因为这会干预我们的思想内容。但如果认知包含了科技装置,那幺它们是否也该受到一样的限制。例如广告商用一些技巧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怂恿我们做出决策或操控搜寻结果,应该视为干扰我们的认知过程。同样地,在保护思想途径的法律层面,它可能需要保障人们能够使用智慧型手机等工具,就像言论自由不仅保护写作或说话的权利,也保护人们用电脑透过网路传播言论的权利一样。

卡丽娜‧沃德:你只存在于皮肤底下,或者也包括手机?

  法院距离做出这些决定还有一段路要走。除了大规模枪击事件成为头条新闻外,每年还有数千起警察擅自解锁加密装置的案例。儘管宪法保障个人保持缄默的权利(当然包括密码),但几个州的法官却裁定,警方能强行使用指纹解锁嫌犯手机。在新的脸部辨识功能问世后,往后警察可能只需要让不知情的嫌犯看手机一眼就能达到目的。

  这些案例都显示出个人权利与自由还停留在传统观念,界线仍止于我们的皮肤。如果扩展思维的理论正确,那幺即使是智慧型手机这幺日常的科技,也值得被承认视为我们的一部份,就像血液或DNA那样受到保护,而不是被海关或警察随意没收查看。

图片出处:Mike Licht@flickr、Kohei314@flickr、Joris Louwes@flickr

相关文章